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 行业:塑料建材
  •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
  • 电话:021-63525587
  • 传真:021-63500047
  • 联系人:何静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企业文化

移投行:金汤匙也烫嘴26岁最年轻地产二代接手2000亿公司上任后倒

  发布于 2021-11-23   阅读()  

  杨武正的接班时点很微妙,不久前,蓝光发展遭遇股债双杀,并陷入“卖身”风波。

  先当董事长,然后又兼了总裁,当了公司法人,一般人看来,这基本上就是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但是其中另有隐情。

  他面对的蓝光,却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曾出面安抚投资者的多名核心高管纷纷离职,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已达45亿元......很快答案揭晓了,公司的债务违约看起来不可避免了。

  蓝光发展的货币资金余额只有110.16亿,看起来不少,但这里有预售监管资金64.27亿,不能动,有合作项目资金34.64亿,也不能动,还有9.18亿的各类保证金,仍然不能动,可以用的资金,只有2.07亿。

  45亿的债务,2亿的现金,明显不够。以前亲密的合作伙伴都坐不住了,比如百瑞信托,眼瞅着要爆雷,不仅冻结了一部分股权,还冻结了一批房产和地皮,毕竟光他们一家的债权就有19亿。

  其实4月份的时候,关于蓝光流动性危机的传闻就一直不断,债券也因此大跌,后来更有卖身传闻,绯闻对象除了万科、融创,还有华侨城、华润、美的、建发等。

  出事以后,蓝光选择积极自救,接连转让物业、项目等资产纾困。“不出让控股权,不甩卖公司”,由儿子口中说出的这句话,或许是杨铿这位地产大亨最后的底线与尊严了。

  结果三个月不到,传言成线日,蓝光实控人、前董事长杨铿在有四川证监局官员以及债券承销商代表的会议上承认,已经没有足够的流动性履行7月到期的债务。这说明蓝光数个月来的自救动作,无法解决它的债务困境。

  7月13日,蓝光发展在公告中承认,近期新增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达到20.6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其中包含未能于本月11日偿付的中票本息约9.7亿元。

  截至7月13日,蓝光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已达45亿元。而根据蓝光不久前披露的资金情况,蓝光货币余额为110亿元,但可自由动用资金仅为2亿元。剩下的货币资金,有64亿元是预售监管资金,需要优先用于建设和经营支出,即防止未交付项目烂尾,还有34.6亿元是合作项目资金,无法单方面挪用;还有9亿多是各种保证金及银行冻结资金。

  多米诺骨牌正在接连倒下。穆迪预计,未来12~18个月,蓝光将有大量债务到期或可回售,包括超过140亿元人民币的在岸和离岸债券,以及150亿元人民币的非标借款。

  公开市场融资的大门已经紧闭。6月底7月初,紧随穆迪、标普,大公、中诚信、东方金诚等多家评级机构也下调了蓝光信用评级。

  7月13日,标普将蓝光发展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从“CCC-”降至“D”,同时将该公司高级无抵押票据的长期发行评级从“CC”下调至“D”。

  同日,中诚信国际将蓝光发展主体信用等级由B调降至C,将“19蓝光MTN001”的债项信用等级由B调降至C,并将主体和上述债项信用等级撤出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东方金诚将蓝光发展主体信用等级由B下调至C,同时将“19蓝光01”、“19蓝光02”、“19蓝光04”和“20蓝光02”信用等级由B下调至C。

  同日,中信证券公告,蓝光发展拟于2021年7月27日召开“16蓝光01”、“19蓝光01”、“19蓝光02”、“19蓝光04”、“20蓝光02”、“20蓝光04”的2021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审议表决加速清偿、不逃废债、制定合理偿债计划并严格落实等议案。

  目前,公司的市值不断刷新下限。截至7月14日收盘,蓝光发展总市值仅81.33亿元,股价较今年内高位跌去超46%。

  1989年,在成都工程机械集团干主任的杨铿放下铁饭碗,决定下海,他在成都的玉沙路租了一栋两层旧民房,成立了兰光汽车零配件厂。

  开业没几天,老是有人来问,“有没有奥拓的气缸套”,这位机械车间出身的厂长,立刻研究起铬钒钛气缸套。

  靠着这一配件,公司很快打开了市场,一些知名的微型车品牌比如哈飞、长安、五菱宏光,也都是兰光的客户,第一桶金就这么来了。

  1992年,“南巡讲线派”,杨铿也很想把事业干大,做什么最赚钱呢?他眼光很好,很快就成立了成都兰光房屋开发公司,

  26层的兰光大厦。说干就干,钢筋混凝土伴随着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鸣,兰光大厦成型了,也成了地标性的建筑,售楼处人头攒动,来自全国的购房者很快就把“楼花”买空了。1995年大楼建成,大厦挂上了时任副总理亲自题名的牌匾,公司名字也由“兰光”改成了“蓝光”。杨铿一战成名。

  很快,公司承接的各种大厦拔地而起,蓝光的商业地产也由此开始大爆发。《成都》中唱到,“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2002年8月6日,四川迎来第一场土拍,46家房企报名,除了万达、万科和一家京籍房企外,全是四川本地房企。

  蓝光地产举77号牌,杨铿也为这场土拍准备了足够的线万/亩,2号地蓝光也势在必得,最终以7224.75万的价格拿下。

  2008年5·12地震之后,成都楼市遭遇重创,蓝光裁员30%,不少高管和老员工都在裁员名单里,一时人人自危。蓝光在前一年还发下宏愿,要从“川房一哥”变身“全国一流房地产开发商”,怎么就裁员了呢?还是钱闹的,这时候的杨铿,面对的局面也很艰难。

  当初为了跟省外、港资房企竞争,拍了不少地,但是有不少地还没交出让金,虽然在四川关系硬,可以拖一拖,但压力还是很大。

  蓝光还搞了文旅,地震后,都江堰的文旅项目被搁置,再加上成都的楼盘滞销,蓝光真的是雪上加霜。

  ,有点挥泪大甩卖的架势,有传闻说降价达到了50%,然后在某论坛上,“成都本土最大开发商蓝光集团可能面临破产”的消息炸开了。杨铿急了,在第二天的《华西都市报》的头版,蓝光发布了“严正声明”,辟谣破产传闻,在当天成都的各大报纸上,也都充满了这个“我没破产”的消息。

  最终,蓝光熬过去了,并在2008年成功出川,进入全国市场,2015年,蓝光正式借壳迪康药业,成功进入了资本市场,而彼时,那些规模和效益都比蓝光大的房企,还在A股艰难的排队。

  杨铿自然也要抓住这个机会,从2015年至2020年,拿地257宗,最高峰的时候,一年就拿了85宗,而拿地的钱更是数百亿地往外掏,楼面价也一年比一年高。

  2018年,京奥港在南京拿地王,导致资金链断裂,正是蓝光接的盘,而之后高溢价拿地对蓝光来讲,根本不是事儿。

  年,是蓝光的好年景。这一年,蓝光正式进入千亿俱乐部,步入了Top房企的前列了。杨铿把蓝光的总部从成都挪到了上海,成立了上海运营总部,也是在这一年,蓝光嘉宝物业在香港上市,蓝光正式迈入A+H双平台时代。2020年,虽然“三道红线”已经来了,但是蓝光发展还是在2020年融资124.6亿,各种公司债、美元债、中票、REITs,羡煞旁人。有了钱,拿地也是越来越猛,150%的溢价率对于蓝光来讲,都不算高。

  2015年至2021年一季度,蓝光的负债规模已经从448亿,增加到了2194亿,融资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进军外地了,可大本营蓝光又没保住,2020年跌出成都销售前10,在其他地方卖的还行,但是回款越来越慢,资金日渐紧张。

  曾经坑过杨铿一次的文旅地产又坑了他一次,计划投资超过400亿的项目,最终被无限期关停,竹篮打水一场空。钱流水一样花出去了,没回来,咋办呢?自救吧。

  面对危机,杨家父子正在积极自救:蓝光一边继续高溢价拍地,一边开始出售资产换取现金,比如去年以9亿元的出售价格将旗下迪康药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了汉商集团,今年3月,把刚上市不到一年的蓝光嘉宝物业以48亿元卖给了碧桂园。

  将上述最大的两个子公司出售后,蓝光获得近60亿现金,结果还不够公司撑3个月,就又卖了5个项目给万科。

  据悉,在传出资金问题后,蓝光一直在努力维持正常经营。根据克而瑞统计,今年上半年蓝光发展全口径销售额476.5亿元,权益销售额310.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均有小幅上升。

  该公司曾向投资者表示,如果能够继续维持经营,其全年回款应该在700亿左右,上半年完成约300亿,下半年完成约400亿。这些回款中的一部分资金,或许能在下半年解决蓝光部分债务。

  对于目前的困境,蓝光发展还表示,公司正全力协调各方积极筹措资金,希望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金融监管机构的积极协调下,制定短中长期综合化解方案,积极解决当前问题。

  据华尔街见闻了解,在4月份蓝光危机刚爆出不久,万科就收购了蓝光几个项目。万科有关人士表示,还在继续看蓝光的项目,不排除后续继续买项目的可能。但其也称,目前并无入股蓝光的意图。

  7月5日晚间,蓝光发布澄清公告,称媒体报道的“华夏银行信托板块及万科将入股蓝光发展,最快于本周发公告”内容不实。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末,蓝光发展的总资产为2664亿元,总负债为2194亿元,资产负债比率达到82.35%。有息负债总额达到790亿元,短期有息负债达到338亿元,同期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263亿元。

  蓝光并不是第一家暴雷的房企。去年以来,房地产行业已有福晟、泰禾、华夏幸福、泛海等多家公司暴雷。

  这对于现存上万家公司、行业集中度还不够高的房地产行业来说,是出清的过程,兼并重组、优胜劣汰的过程。去年某次会议,中城联盟有位大佬预测说,未来地产公司将只剩3000家。

  参考泰禾、华夏幸福的自救经历,期望国资相助的蓝光,在“上海+成都”双总部结构下,引战之路可能不会太容易。

  蓝光发展目前正面临一系列的人事震荡,公司总裁迟峰、首席财务官欧俊明、监事会主席王小英等重要高管在前不久相继请辞。

  蓝光迎来了以二代杨武正为核心的新班底,这对于一家正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公司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7月5日晚间,蓝光发展公告,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总裁迟峰及首席财务官欧俊明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书。在此时刻,公司的关键人物纷纷辞职,用的原因都是“因公司整体安排”。二人辞任之后,仍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

  迟锋的离职,引发业内关注。因为他是这几个月来,蓝光多位离职人员中职位最高的一个。

  事实上,在CEO迟峰宣布离职之前,6月4日,蓝光发展宣布公司董事长杨铿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会改选杨武正为董事长。这意味着,杨铿将其26岁的次子杨武正推向了前台。

  一个月后,蓝光发展宣布,经董事长提名,同意聘任杨武正为公司总裁(法定代表人)。也就是说,杨武正成为了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

  有人分析,杨铿的这一举措是为了和上市公司做彻底切割。“假设在目前蓝光发展的这些债务中,杨铿有连带担保责任,他拿自己的信用去为上市公司融资。那么如果一旦还不上钱了,杨铿只会有其个人的诉讼,现在切割之后不会牵连到上市公司。”

  事实上,在地产行业里,“地产二代”上位的新闻早已不是新鲜事。近几年来,先后已有多家房企掌门人开始渐渐放手,退居幕后,正值壮年的地产二代们开始展露锋芒,不少二代已成为企业里的核心管理者。 此次杨武正正式履新蓝光发展董事长,也是蓝光发展清晰认识到在目前房地产严调控、降杠杆的大背景下,公司发展步入新阶段后所需要作出的变革。

  而在此之前,蓝光发展就已做了安排,向管理要红利,培养年轻一代,给年轻人机会,带领公司更稳健发展。年轻管理者往往更有创新思维和数字化的想法,这也契合行业管理红利期的要求。

  扶二代上马,老帅往往还要送一程,安排些心腹老臣辅佐。但每个人都是一颗拥有自己运动轨迹的行星,房二代们选择的路也都有所差异,有人自立门户、有人平稳接班;而接班后成为新一代地产人的他们选择的路线也都不尽相同。

  如同蓝光的二代这样烫手的山芋也有不少,更多的是第一代时杠杆就高的岌岌可危,又没有安稳转型抽身。可谓是“创业型的接班”,二代并不是一个继承的角色,而是与一代共同稳固事业。

  一时的金钱并不能算是财富,能够永续传承的价值才算,显然蓝光并不在此列。只有将财富与各种风险隔离开,能够完整的传承下去,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继承家业。

  家族办公室区别于私人银行、家族信托等机构,除了对企业家的财富负责,也对其家庭规划给出建议,其实这更像是一个帮助企业家解决后顾之忧的机构,无论用户是继续追寻事业还是希望退休,都可以规划出一整套合适的方案,即使失败也可以通过先前的布局,无伤大雅的东山再起。而其家庭同样不受生意上的影响,至少可以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准,避免出现阶级摔落的情况。

  提供全方位家族及家族企业治理与传承、财富管理及出国服务的专业机构。在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城市圈中,布局多个法律和金融团队,建立起一个囊括超高净值人群、企业集团以及金融财团的顶尖资源平台,每年与主流金融机构如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新湖财富、盛德证券、盛宝银行、罗素投资等主流金融财团展开合作交流。成立至今已发展形成教育培训、财富管理、出国服务等全球开放产品及服务体系,并以海内外融通的资产配置及跨世代财富传承为公司业务之核心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