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 行业:塑料建材
  •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
  • 电话:021-63525587
  • 传真:021-63500047
  • 联系人:何静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市场优势

江上游水电开发的生态修复刻不容缓

  发布于 2021-11-14   阅读()  

  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和全国自然科学与高新技术的综合研究与发展中心,建院以来,中国科学院时刻牢记使命,与科学共进,与祖国同行,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人才辈出,硕果累累,为我国科技进步、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贡献。更多简介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于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建于北京,1970年学校迁至安徽省合肥市。中科大坚持“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的办学方针,是一所以前沿科学和高新技术为主、兼有特色管理与人文学科的研究型大学。

  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始建于1978年,其前身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国科大实行“科教融合”的办学体制,与中国科学院直属研究机构在管理体制、师资队伍、培养体系、科研工作等方面共有、共治、共享、共赢,是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的独具特色的研究型大学。

  上海科技大学(简称“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举办、共同建设,2013年经教育部正式批准。上科大秉持“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培养创新创业人才”的办学方针,实现科技与教育、科教与产业、科教与创业的融合,是一所小规模、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创新型大学。

  20多年前,国家“西部大开发”决策的主要举措之一是“西电东送”。为此,在水能资源丰富的长江上游,先后修建了二滩、三峡、向家坝、溪洛渡、锦屏一级、瀑布沟、亭子口等大型水库。特别是2012年2月发布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2012—2030年),在上游干流和主要支流规划了若干水电站,一个接着一个,形成梯级开发。

  新水电逐年增加会给水域生态带来何种影响?长江上游实施生态修复面临哪些严峻问题?长江上游水域生态修复的重要区域和关键措施是什么?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曹文宣一一做出解答。

  曹文宣:水电工程的修建使长江上游由河流生态系统变为近似湖泊的水库生态系统。

  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河流流速显著变缓;水深增大(在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等水量较大的河流修建的梯级电站坝前水深一般是50—100m左右,深的达200m以上);泥沙沉积,使水的透明度增加;水温层化,深水处常年低温,水库下泄水水温滞后,底层溶氧亦相应减少;饵料生物组成改变,原来在河滩砾石上生长的着生藻类和底栖无脊椎动物消失,浮游生物大量滋生;鱼类群落结构显著改变,由于栖息环境在水库内消失,原有的裂腹鱼类、类、高原鳅类等在水库内不能生存,而适应缓流或静水环境的鲌类、鲴类以及人工放流的鲢、鳙等鱼类在水库内生长良好。

  曹文宣:高坝大库修建后,水域生态系统改变,原来在库区江段生活的特有鱼类的栖息生境已不复存在。因此,对于特有鱼类的保护工作,是不可能在梯级开发的河段内实施的。

  我国几十年来修建了不少大型水电站,现在仍在继续修建。对于特有鱼类保护问题一直是将精力和经费花在了过鱼设施和人工放流上,不断折腾,耽误了宝贵的时间,使一些物种得不到有效救护,濒危程度加剧,同时又造成了资金浪费。

  建立特有鱼类人工繁殖场,向水库内投放特有鱼类的幼鱼,不但不能起到保护作用,反而是害了它们。因为水库内缺乏它们的栖息生境。为捕捞人工繁殖用的亲鱼,又加重了对特有鱼类的伤害。

  二滩、瀑布沟等水库每年放流特有鱼类的幼鱼已持续多年,至今仍未见到在水库内有成熟个体形成自然种群,表明放流没有效果。

  曹文宣:长江上游的特有鱼类有124种,分别分布在不同的河流或河段,它们是上游鱼类的代表性物种,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要对象。

  在上游的金沙江、雅砻江和大渡河等水能蕴藏量较大的河流修建梯级大型水电站后,这些特有鱼类的栖息地已大部分丧失甚至完全消失,已经不能继续在原河段生存。

  在目前的情况下,要保护这些特有鱼类,在这些已建高坝大库的河流中难以实现,只有从一些与上述梯级开发河流相连的支流着手。因为在这些支流内,原来就生存有与相连通干流相同的特有鱼类,只是由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序的小水电站开发破坏了支流的水域生态,使它们生存条件恶化。建议首先在青衣江、安宁河、水洛河和藏曲进行生态修复。

  对这些分布有较多特有鱼类的支流进行生态修复工程建设。将整个支流水系的小水电站全部拆除(小支流上游的蓄水水库除外),恢复河流原来的自然流态,建立自然保护区,使适应于这种生态条件的鱼类得以正常生长繁衍。

  这将发挥巨大的生态服务功能,不但能维持原有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珍稀、特有鱼类,还有净化水质、美化景观、便利灌溉、调节气候等功能。

  现在长江上游的一级支流赤水河,就是一条自然流淌的生态河流。 赤水河分布有鱼类160种,其中长江上游特有鱼类46种。赤水河鱼类种类组成与长江干流和金沙江下游的鱼类组成相似。原来在金沙江中、下游繁殖的长薄鳅、中华金沙鳅等鱼类,受向家坝电站阻隔,已进入赤水河产卵;2018年也发现草鱼在赤水河繁殖。

  将来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干流段的水温、径流过程等生态因素受上游不断增多的梯级电站叠加影响,可能更加不利于鱼类繁殖,届时赤水河的物种保护作用将更加凸显。

  曹文宣:长江上游支流两岸阶地发育,农林业较发达,人口密度较大,城镇也较多。为了民众的健康,需要有清洁的水源。四川省和重庆市的国土面积仅占全国的6%,但人口占全国的9%左右,众多的大小河流,孕育了富饶的天府之国。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序的水电开发,在这些支流上修建了不少引水式小水电站,使河流断断续续脱水干涸,河流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生态服务功能丧失。应当对这些小水电站对生态系统的破坏程度进行回顾性环境影响评价,其对生态造成的损失,应当给予生态补偿。

  过去人们对河流的生态服务功能的价值严重低估,对水电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价流于形式。对长江上游河流生态服务功能的运行机制,应当开展深入的研究。

  比照赤水河生态河流的自然状态,将这些河流中所有水电站全部拆除,清理河道,恢复河道自然流态,实施全面的生态修复工程。然后将整条河流建立自然保护区,充分发挥自然河流净化水质和维护生物多样性的生态服务功能,使一些濒危的上游特有种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这是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的“以自然恢复为主”条文的重要举措。

  除了较大支流外,在一些汇入大水库的支流,如三峡水库的支流大宁河,也可将支流内的小水电站拆除,为一些产漂流性卵和在流水中产黏石性卵的中、小型鱼类提供繁殖场。

  20多年前,国家“西部大开发”决策的主要举措之一是“西电东送”。为此,在水能资源丰富的长江上游,先后修建了二滩、三峡、向家坝、溪洛渡、锦屏一级、瀑布沟、亭子口等大型水库。特别是2012年2月发布的《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2012—2030年),在上游干流和主要支流规划了若干水电站,一个接着一个,形成梯级开发。

  新水电逐年增加会给水域生态带来何种影响?长江上游实施生态修复面临哪些严峻问题?长江上游水域生态修复的重要区域和关键措施是什么?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曹文宣一一做出解答。

  曹文宣:水电工程的修建使长江上游由河流生态系统变为近似湖泊的水库生态系统。

  具体来说主要体现在,河流流速显著变缓;水深增大(在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等水量较大的河流修建的梯级电站坝前水深一般是50—100m左右,深的达200m以上);泥沙沉积,使水的透明度增加;水温层化,深水处常年低温,水库下泄水水温滞后,底层溶氧亦相应减少;饵料生物组成改变,原来在河滩砾石上生长的着生藻类和底栖无脊椎动物消失,浮游生物大量滋生;鱼类群落结构显著改变,由于栖息环境在水库内消失,原有的裂腹鱼类、类、高原鳅类等在水库内不能生存,而适应缓流或静水环境的鲌类、鲴类以及人工放流的鲢、鳙等鱼类在水库内生长良好。

  《中国科学报》:在近似湖泊的水库生态系统内有可能对特有鱼类进行保护吗?

  曹文宣:高坝大库修建后,水域生态系统改变,原来在库区江段生活的特有鱼类的栖息生境已不复存在。因此,对于特有鱼类的保护工作,是不可能在梯级开发的河段内实施的。

  我国几十年来修建了不少大型水电站,现在仍在继续修建。对于特有鱼类保护问题一直是将精力和经费花在了过鱼设施和人工放流上,不断折腾,耽误了宝贵的时间,使一些物种得不到有效救护,濒危程度加剧,同时又造成了资金浪费。

  建立特有鱼类人工繁殖场,向水库内投放特有鱼类的幼鱼,不但不能起到保护作用,反而是害了它们。因为水库内缺乏它们的栖息生境。为捕捞人工繁殖用的亲鱼,又加重了对特有鱼类的伤害。

  二滩、瀑布沟等水库每年放流特有鱼类的幼鱼已持续多年,至今仍未见到在水库内有成熟个体形成自然种群,表明放流没有效果。

  曹文宣:长江上游的特有鱼类有124种,分别分布在不同的河流或河段,它们是上游鱼类的代表性物种,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要对象。

  在上游的金沙江、雅砻江和大渡河等水能蕴藏量较大的河流修建梯级大型水电站后,这些特有鱼类的栖息地已大部分丧失甚至完全消失,已经不能继续在原河段生存。

  在目前的情况下,要保护这些特有鱼类,在这些已建高坝大库的河流中难以实现,只有从一些与上述梯级开发河流相连的支流着手。因为在这些支流内,原来就生存有与相连通干流相同的特有鱼类,只是由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序的小水电站开发破坏了支流的水域生态,使它们生存条件恶化。建议首先在青衣江、安宁河、水洛河和藏曲进行生态修复。

  对这些分布有较多特有鱼类的支流进行生态修复工程建设。将整个支流水系的小水电站全部拆除(小支流上游的蓄水水库除外),恢复河流原来的自然流态,建立自然保护区,使适应于这种生态条件的鱼类得以正常生长繁衍。

  这将发挥巨大的生态服务功能,不但能维持原有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珍稀、特有鱼类,还有净化水质、美化景观、便利灌溉、调节气候等功能。

  现在长江上游的一级支流赤水河,就是一条自然流淌的生态河流。 赤水河分布有鱼类160种,其中长江上游特有鱼类46种。赤水河鱼类种类组成与长江干流和金沙江下游的鱼类组成相似。原来在金沙江中、下游繁殖的长薄鳅、中华金沙鳅等鱼类,受向家坝电站阻隔,已进入赤水河产卵;2018年也发现草鱼在赤水河繁殖。

  将来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干流段的水温、径流过程等生态因素受上游不断增多的梯级电站叠加影响,可能更加不利于鱼类繁殖,届时赤水河的物种保护作用将更加凸显。

  曹文宣:长江上游支流两岸阶地发育,农林业较发达,人口密度较大,城镇也较多。为了民众的健康,需要有清洁的水源。四川省和重庆市的国土面积仅占全国的6%,但人口占全国的9%左右,众多的大小河流,孕育了富饶的天府之国。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序的水电开发,在这些支流上修建了不少引水式小水电站,使河流断断续续脱水干涸,河流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生态服务功能丧失。应当对这些小水电站对生态系统的破坏程度进行回顾性环境影响评价,其对生态造成的损失,应当给予生态补偿。

  过去人们对河流的生态服务功能的价值严重低估,对水电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价流于形式。对长江上游河流生态服务功能的运行机制,应当开展深入的研究。

  比照赤水河生态河流的自然状态,将这些河流中所有水电站全部拆除,清理河道,恢复河道自然流态,实施全面的生态修复工程。然后将整条河流建立自然保护区,充分发挥自然河流净化水质和维护生物多样性的生态服务功能,使一些濒危的上游特有种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这是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的“以自然恢复为主”条文的重要举措。

  除了较大支流外,在一些汇入大水库的支流,如三峡水库的支流大宁河,也可将支流内的小水电站拆除,为一些产漂流性卵和在流水中产黏石性卵的中、小型鱼类提供繁殖场。